疫情期间生产停滞现金流通却增加,专家担心美欧市场日后将面临通胀冲击波


在新型冠状病毒凶猛来袭,令全世界经济遭遇猝不及防打击之后,各国央行今年以来正被迫全力采取措施,祭出超常宽松货币政策措施来在艰难时刻为经济保驾护航。然而,这却又引发了投资者对于“大水漫灌”式政策刺激行动可能诱发通胀的顾虑。

然而,在疫情改变了全球经济的运行节奏之后,业内资深观察人士却面对日后可能出现在发达经济体的高通胀前景提前发出了警告。尤其是在一整代年轻交易者都对高通胀时代的交易策略甚为陌生的背景下,通胀率的一旦抬头,将会令金融市场感到措手不及,并进入引发全面的混乱局面。

虽然,现阶段各国央行担心的仍是疫情期间消费情绪恶化带来的额外通缩压力,因此其货币政策水龙头只能保持全开而无法关紧,但未来却可能物极必反。在金融市场蓄水池无法容纳之后,过剩的货币将冲向实体经济,引发物价连环上涨浪潮。尤其,考虑到本轮经济危机的成因与以往并不尽相同,不是传统上因为生产过剩带来的需求相对不足,而是生产和消费活动同时无法进行,所以,在疫情平息,报复性消费需求涌现,而生产库存却无法及时跟上之时,一轮通胀冲击波就可能随时驾临,而无节制放水的货币政策则会对此推波助澜。
疫情期间生产停滞现金流通却增加,专家担心美欧市场日后将面临通胀冲击波
虽然,从表面上看,各发达经济体公债收益率持于低位的状况,似乎显示通胀还离大家相去甚远,尤其在欧元区,如果按负利率债券的实际收益水平换算,那么通胀率在未来30年中都不可能达到2%的目标。然而,这却是因为在经济风险期间市场恐慌性买入固定收益资产所致,这也导致既有的预判公式面临失效。分析师就此表示,由于本轮全球经济危机的模式是“史无前例”的,因此其后继演变也无法使用既有经验来类比推算。

尤其,欧美各国政府此番亲自下场,向待业工人代为支付薪酬,为企业提供贷款,并豁免宽限了部分税收项目,这使得超额数量的现金进一步流入金融市场。而另一方面,停工停产却使得全社会的商品和服务实际产出大打折扣。在市场上有了更多的钱和更少的商品时,物价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似乎是个经济学启蒙教材上的经典入门知识点……

而通胀暂时没有爆发的原因,则是企业和消费者在疫情尚未远离时把资金暂时储存了起来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不时之需,而不是立刻将其花费在投资和消费领域,这使得流通现金量暂时减少,然而,这部分的资金最终仍会在疫情缓解后开始流出,走向其应有的去处。

虽然,部分经济专家举出了日本陷入长期通缩的例子来证明,在民间储蓄率居高不下的状况下,政府不断扩大流动性注入的做法并不会激发起高通胀,但是分析人士相信,在欧美市场的文化背景下,储蓄率上升料仍只是暂时现象,蓄积的消费能量料仍有大概率会重新得到释放,这意味着提防通胀的这根弦,在此后仍需时刻绷紧。

一旦美欧市场出现超预期的高通胀,甚至重演1970年代的“滞胀”困境,那么黄金将成为投资者资金保值的必然去处,这意味着金价涨上2000美元或成为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因特殊文化背景仍能维持低通胀水平的日元也将成为汇市的最大赢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