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天眼官网

INE原油收盘回落小幅调整,对俄制裁的担忧情绪始终支持油价

周三(3月23日)上海原油价格收盘下跌2.1,跌幅0.30%。主力合约2205终盘收于699.0元/桶,跌2.1元/桶。油价收跌,主要因市场在连续大涨之后稍作调整,对俄制裁的担忧情绪,以及供给不平衡的预期,始终支持油价。

INE原油收盘回落小幅调整,对俄制裁的担忧情绪始终支持油价

期货合约和成交情况一览

INE原油收盘回落小幅调整,对俄制裁的担忧情绪始终支持油价

交易综述与交易策略

INE原油收盘回落小幅调整,对俄制裁的担忧情绪始终支持油价
 (INE原油日线图)

交易逻辑:过去一周俄乌局势虽然缓和,但受制裁影响俄罗斯原油、成品油出口依旧受阻,全球原油、成品油供应偏紧的格局没有缓和。因此,对于回吐完前期全部地缘政治风险溢价的原油而言短线存在一定超跌,下方空间原本比较有限,短期处于阶段性筑底、反弹的过程中,关注波段做多。

技术面来看,油价的整体k线自均线位置受到支撑,有望重新开启新一轮升势。各主要技术指标仍然是多头态势。

阻力位:INE原油733.0,美油116.35

支撑位:INE原油638.6,美油101.00

中国及海外消息

欧盟正在考虑禁止进口俄原油;
据报道,欧盟本周内将作出是否将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原油的决定,至少罗有一家由俄卢克石油公司运营的炼油厂Petrotel将受到影响,因卢克石油公司在Petrotel使用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本周一欧洲原油价格上涨了3.5美元至111.5美元/桶。根据路透社消息,欧盟外长将于本周一讨论新一轮对俄制裁措施,美国总统拜登将于周四到布鲁塞尔与北约盟国以及G7集团领导人见面。

根据2019年的欧盟报告,罗马尼亚自哈萨克斯坦进口的原油数量为3070万桶,自俄罗斯进口的原油为2500万桶,加工总量为8720万桶,只有一家国内自有原油加工的公司为OMV旗下的Petrom。但是2021年OMV的原油产量由于自然衰减原因下降了4.3%至2237万桶。与此同时,Petrom还将其在哈萨克斯坦的资产出售,造成该公司的产量减少了约80万桶。

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宣布:年底前停购俄原油;
俄罗斯和乌克兰爆发冲突以来,西方国家及其企业接连不断惩罚俄罗斯,俄罗斯经济和贸易严重受阻。其中也包括俄罗斯的能源出口,自从美国宣布要禁止俄罗斯石油及相关产品的出口,欧盟国家也开始考虑是否要禁运俄罗斯原油。

目前,欧盟还未作出决策,但相关企业已经在逐步退出与俄罗斯相关的市场业务了。当地时间3月22日,据美国媒体报道,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计划最迟在今年年底之前停止购买俄罗斯原油。该公司声称,俄乌局势加剧,俄石油并不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公司决定不再签订或续签俄石油。并且公司还将停止投资俄罗斯西伯利亚海岸的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暂停在俄罗斯的电池和润滑油的开发

要知道,道达尔已经在俄罗斯“根生蒂固”,2021年,道达尔每日从俄罗斯购买原油达18.6万桶,是俄罗斯原油最大买家之一。此次道达尔与俄终止合作,给企业自身和俄罗斯都带来了损失。公司表示,俄乌局势恶化,继续在俄罗斯工作会面临很多压力。

不过,道达尔也表示,虽然俄罗斯原油业务停止了,但对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投资还在进行中,该项目是公司未来战略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仍然想要坚持下去。只要各国政府“认为俄罗斯天然气是必要的”,它就会继续通过其部分拥有的设施向欧洲供应液化天然气。

俄罗斯石油供应短缺将打击全球市场
上周有消息称,俄乌谈判取得重大进展。该消息传出后油价应声下跌,不过随后又被俄罗斯方面否认并导致油价重回每桶100美元上方。可以看出,作为石油市场的主要供应者,俄罗斯的石油供应因俄乌冲突及美欧等国家对俄实施的制裁严重扰乱,并令市场担忧油市是否有能力弥补受到制裁打击的俄罗斯供应。

目前,俄乌冲突暂未有缓和迹象。即便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也要进行漫长而艰难的谈判才能达成持久的和平协议。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就能立即恢复石油供应。俄罗斯与美欧等西方国家之间的地缘政治裂痕在不断加深,已经到了难以轻易解决的地步。即使俄乌双方可能达成正式和平协议后,西方国家也会继续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OANDA高级分析师Jeffrey Halley表示:即使乌克兰战争明天结束,由于俄罗斯将面临长期制裁,世界将面临结构性能源短缺。

西方国家正试图将俄罗斯变成下一个伊朗或委内瑞拉。在这种背景下,与俄罗斯进行交易的企业或将面临声誉上的损害,导致企业实施“自我制裁”并远离俄罗斯市场。在能源领域,埃克森美孚(XOM.US)、壳牌(SHEL.US)和英国石油等石油巨头已宣布退出在俄业务,哈里伯顿(HAL.US)宣布将立即终止在俄业务,斯伦贝谢(SLB.US)和Baker Hughes(BKR.US)也都宣布暂停对俄业务的新投资。

能源公司的这些举措将对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增长能力产生长期影响。与许多石油生产国一样,俄罗斯依靠西方能源服务企业的技术、零部件和人力资本等以保持油气业务的高效运行,而这些企业的退出意味着,俄罗斯无法在短期内实现替换。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此前签署的协议继续在现货市场上发挥作用,目前俄罗斯石油出口面临的混乱程度较小。而当下个月美欧等国家对俄制裁全面生效时,市场将面临着俄罗斯石油供应出现重大中断的前景。

IEA估计,从4月开始,每日可能有300万桶的俄罗斯石油和油品无法进入市场。该机构预计,这个OPEC+的关键成员国4月份的石油产量将下降约四分之一。

与此同时,著名的大宗商品交易商Pierre Andurand认为,由于难以提高产量并弥补俄罗斯的供应缺口,原油价格有望在年底达到200美元。他估计,在当前局势下,每天约有400万桶石油的供应中断;虽然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石油可能有助于在短期内提振供应,但能源行业很可能无法增加产能,以完全抵消损失的供应。

全球石油库存处于危险的低水平
最新的库存水平表明,今天的石油市场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应对100万桶/天的石油供应中断,更不用说300-400万桶/天了。

在IEA最新的月度数据更新中,该机构报告称,去年12月全球石油库存大幅减少6000万桶;1月份的初步数据显示,石油库存进一步减少了1350万桶,这使全球石油库存处于几十年来的低点。

此外,过去几周,美国石油总库存自2011年以来首次降至10亿桶以下,目前处于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俄罗斯石油供应出现进一步中断之前,市场便已经如此紧张。要知道,上次石油库存水平如此之低时,油价正逼近每桶145美元。

OPEC+产能仍然十分有限
IEA在其最新的月度报告中指出了导致全球石油库存下降的关键因素:“OPEC+长期表现不佳,自2021年初以来,市场已减少了3亿桶石油。”OPEC+的最新报告显示,该组织再次低于其产量配额60多万桶/天;一些产油国增产仍未达标,包括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

全球油价持续上涨之际,美英等国领导人和官员曾多次呼吁中东产油国增大产量,以平抑全球油价、维持供给。不过,作为仅有的两个有能力立即提高产量的成员国,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都未做出增加石油产量的公开承诺。增产意味着对当前OPEC+协议的破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沙特和阿联酋会打破当前的协议。

更复杂的是,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美国和沙特之间渐生嫌隙。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一案,直接伤害了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当时还未当选总统的拜登扬言,要让沙特沦为国际“贱民”。此外,沙特对美国对其干预也门内战缺乏支持感到愤怒,对拜登政府试图与伊朗就其核项目达成协议感到愤怒,还对美国去年突然从阿富汗撤军感到震惊,因为他们担心美国无法履行对沙特的安全承诺。

此前,在拜登为油价蹿升及国内通胀焦头烂额时,曾打电话给沙特和阿联酋,希望这两个中东产油大国能够增产,然而二者都没有接听,这令美国舆论十分吃惊。

另外,数据显示,沙特和阿联酋的钻井活动都大幅减少,较疫情前水平低了将近50%。即便这两个国家决定最大限定地释放闲置产能以提高产量,也需要6-12个月的时间。但若没有闲置产能作为关键的供应缓冲,市场很可能会形成供应风险溢价,从而导致油价居高不下。

伊核谈判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由于在沙特和阿联酋这边碰壁,拜登政府转向拉拢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国家长期以来受到美国的制裁,导致每日有数百万桶石油无法进入市场。

最新的报道称,伊核谈判取得重大进展,未来几天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若美国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将在未来6-12个月内新增每日约100万桶的石油供应;此外,伊朗还有大约1亿桶的石油储备,在制裁解除后可以立即出售,这将在短期内缓解市场的紧张。

然而,从长期来看,伊朗增加的供应无法完全抵消俄罗斯石油供应中断的影响。与此同时,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可能会对美国与沙特和阿联酋的关系产生进一步负面影响。换句话说,伊核谈判达成协议可能最终会降低沙特和阿联酋释放闲置产能以提高产量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委内瑞拉的石油业在多年的制裁后已经完全陷入混乱,即便美国明天解除对其制裁,委内瑞拉也很难在未来12个月每日增加几十万桶的石油供应。尽管委内瑞拉可能在长期内成为全球石油供应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短期内明显无法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页岩油产量停滞
在主要产油国无法增加供应的情况下,市场的目光可能会落在美国页岩油供应上。不过,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最新周数据显示,美国石油产量持续低迷,仍然停滞在每日1160万桶。这一数字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上升。目前的估计是,到今年年底,美国石油产量将增长60万至100万桶/天。

然而,即便在100美元以上的油价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仍可获得回报,但资本和供应链的限制可能会给业务造成持续的逆风,导致产能增长倾向于预期的低端。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钻井平台减少了3台,总数量仍比疫情前水平低23%。

石油需求或将继续增长
全球最大独立石油交易商Vitol Group发表评论表示,石油需求正在增长,预计今年将超过疫情前的水平,并在未来十年持续增长。与此同时,由于石油生产方面有限的投资,需求缺口在未来几年将进一步扩大。包括EIA在内的大多数机构都预测2022年石油需求将反弹至创纪录高点。

当然,如果价格继续螺旋上升,需求破坏确实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担忧。EIA最新数据显示,美国能源消费出现了一些温和疲软,已从2月初达到的创纪录高点回落至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

至于这是暂时还是长期的现象,目前暂无定论。不过,虽然民意调查和部分分析人士认为,汽油在突破每加仑4美元大关后可能会出现需求破坏,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看到这一迹象的出现。创纪录的航空旅行需求可能将成为推动石油需求增长的下一个催化剂。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最新每日差旅数据显示,上周的差旅人数大幅增加,较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平从-15%收窄至-10.5%。

全球投资者减仓10亿桶原油
在国际油价剧烈波动之际,投资者继续削减原油仓位。持续减仓动作后,相关原油期货未平仓合约在过去4周创纪录地减少了近10亿桶。

高级市场分析师 John Kemp指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和洲际交易所(ICE)的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15日的一周内,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继续减仓六种最重要的石油相关期货和期权合约,抛售幅度相当于3600万桶的石油。

这使得基金经理过去两周对石油的抛售总量达到了1.78亿桶,持有的原油头寸已降至5.53亿桶,在2013年开始的数据中,处于39%的百分位。

看涨头寸与看跌头寸的数量之比仍为4.82:1(处于历史分位的62%),相关比例位置已从两周前的6.69:1(处于历史分位的84%)大幅下降。受波动性加剧影响,基金经理持续降低原油风险敞口。上周原油的看涨头寸和看跌头寸均有所减少,前者减少了4800万桶,后者减少了1200万桶。

受经济前景恶化影响,基金经理连续六周卖出中间馏分油,自2月1日以来总共减少了6800万桶的看涨头寸,并连续三周卖出汽油,自2月22日以来总共减少了2600万桶的看涨头寸。

机构和分析师观点

维多能源集团CEO:流向欧洲的俄罗斯原油少了很多。俄乌冲突将加速向绿色能源的过渡。俄罗斯的投资已成为一种非流动资产,将在未来几个月进行审查。仍坚持与俄罗斯签订定期石油出口合同。

兴业投资原油日评:欧盟对俄石油禁运存在分歧,国际油价宽幅震荡;
俄乌冲突仍在持续,西方准备对俄罗斯实施更多制裁。欧盟考虑就俄乌冲突一事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据高盛的统计数据,2021年,俄罗斯供应了全球11%的石油消费和17%的天然气消费,同期占西欧天然气消费的40%。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白宫简报会上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将于23日前往欧洲,预计他将在24日参与北约峰会,并敲定一系列针对俄乌冲突的新措施,包括对俄罗斯的最新制裁措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刚刚消息称,据美媒华尔街日报爆料,美国总统拜登预计将于本周、最早于周四(24日)宣布对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300多名议员实施新制裁。

供应方面,与伊朗结盟的也门反政府武装胡塞袭击沙特石油设施,导致石油产量下降,以及里海管道联盟(CPC)海上设施维护导致出口下降,给油价带来支撑。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索罗金周二表示,对新罗西斯克里海管道联盟海上设施的维修工作可能需要持续1.5至2个月,这或将导致每天减少石油出口约100万桶。

然而,欧盟各国外长在是否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的问题上存在分歧,这可能引发多头获利了结,拖累油价自近两周高点回落。

渣打银行表示,预计受俄罗斯经济的影响,2022年石油需求增长将低于200万桶/日;预计俄罗斯石油产量将大幅下降,这将使OPEC+协议失去合理性。

地缘政治的发展仍是首要因素,因在全球原油储量处于多年低点之际,原油交易商继续担心俄罗斯供应损失的不确定性。但交易员也将关注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官方石油库存数据。预计截至3月18日当周原油库存可能减少2.5万桶,而此前一周增加434.5万桶。若库存下降将增强油价上行压力。

资深大宗商品交易员:布油今年将涨至150美元
智通财经APP获悉,资深大宗商品交易员Doug King表示,由于俄乌冲突造成的供应冲击、加上疫情后旅游需求的反弹,布伦特原油今年可能触及每桶150美元。

作为大宗商品交易对冲基金(Merchant Commodity Fund)的首席投资官,Doug King表示,全球几乎没有增加原油产量的选项,且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原油消费受到威胁和破坏。“旅游需求即将反弹,航空燃油需求也会恢复。我认为在当前的油价下,需求还不会遭到破坏。”

俄乌冲突爆发之前,油价就已经因供应难以跟上疫情后的需求反弹而上涨。俄乌冲突之后,作为世界上第二大原油出口国,美欧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大规模制裁令俄罗斯原油出口受阻。此外,许多原油交易商因担心购买俄罗斯原油将令自己声誉受损而远离俄罗斯原油,包括埃克森美孚(XOM.US)、壳牌(SHEL.US)和英国石油(BP.US)在内的多个石油巨头已宣布退出在俄业务。

Doug King表示,在ESG政策下,跨国公司在新石油及其他大宗商品资源的勘探上受到限制,“大宗商品市场对价格信号没有反应,意味着它可能还会有大幅波动。”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外汇天眼官网 关闭
外汇天眼官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