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农向好同时结构性矛盾依旧,未来数据料引更多瞩目

美国上周五(8月6日)发布的7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就业总人口单月劲增逾94万人,这令投资者感到这喜出望外,并重新开始评估美联储在年内即开始缩减量化宽松措施(QE)力度的对应前景。然而,业内谨慎的分析师却指出,仅有在就业数据连续2-3个月保持如此强劲之后,美联储才可能真正坚定下开始缩减购债行动的决心。因此,之后的进一步就业增长前景就仍然显得至关重要。

此前,在今年二季度时,美国非农就业复苏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原因在于民众恢复就业的意愿一直低迷,虽然在政府提供的失业补贴措施渐渐接近尾声后,求职活动有所恢复,但就业市场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这令一些悲观的分数人士对下半年美国就业增长前景仍持有顾虑。而美国非农数据也确实显示,眼下美国就业总人口规模仍比疫情开始前少了近610万之多,再加上疫情爆发一年半以来新增的就业年龄段人口,美国经济仍需消化近800万待业人口,才能令就业表现真正回到疫情开始前的水平,而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事实上,从非农就业数据也可以看出端倪:当前美国仅有870万人口处于积极求职状态,然各行各业雇主所提供的职缺数量却多达980万个,于是就业市场面临的状况与以往历次经济衰退期间截然不同,并非失业者多职缺少引发“僧多粥少”式的激烈求职竞争,而是空有职位,却缺少足够的劳动力填充之。虽然失业补助措施正在逐步撤除,但是许多劳动年龄人口仍或是在求职市场上继续观望更好更高薪的就业机会而不急于入职,或者就选择了暂时甚至永久退出就业竞争。提前退休的老人以及决定回归家庭照料家庭成员的职业女性数量猛增,是疫情期间美国就业市场的突出现象,短期内恐仍无法扭转。
美国非农向好同时结构性矛盾依旧,未来数据料引更多瞩目
虽然,用工企业面对此状况不得不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吸引求职者,包括提供更高的薪酬,供给一次性“入职奖金”以及更灵活弹性的工作时间安排条款,来平息劳动者的犹豫顾虑情绪。但在疫情仍在继续的背景下,大家依旧因为害怕在工作过程中或者通勤途中被感染病毒而选择三思而后就职,尤其是在一些无法远程工作,并更需要与顾客当面接触的服务性行业中,就更是一工难求。

业内咨询公司的分析师指出,这是至少在当前这代人有记忆以来,所出现过的最复杂的就业市场格局。一方面是全社会大批人口仍然没有全职工作,与此同时却又是用工企业面临人手短缺而一筹莫展。于是,劳动力市场转化为“卖方市场”,求职者因此更倾向于在不同的潜在雇主之间“货比三家”,这却又进一步拖缓了就业的恢复进度。

于是,调查结果显示,多达41%的雇主不得不提供了针对员工的福利水平,甚至有不少企业通过愿意给员工的宠物购买保险来显示其招工诚意,而针对员工本人的医保额度则更是因此水涨船高。这看似收获了一些效果,令7月份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增速创下自2020年8月以来的最大幅度。然而当月就业参与率却并未从此前的低谷反弹,这才令咨询公司的分析师感到担心。他们认为,之后随着就业后备军人口的进一步被消耗,企业的“招工难”状况可能变本加厉,尤其在那些提前退休的流失就业人口可能永远不会重返就业市场之背景下。这也意味着,即使疫情影响结束,整个美国就业市场的环境也已经难以回到之前的格局之中。

于是,分析师只能寄希望于此后失业补贴措施在9月份进一步到期时,对求职活动的促进前景,届时,经济压力会迫使求职者更快地寻求入职领薪。然而,这依旧还要取决于美国学校系统能否在新学年开始之际复课,以解放更多的女性劳动力,以及大家对疫情状况,尤其是新变异株德尔塔病毒的肆虐是否忧虑加剧。

知名经济分析师,前任特朗普政府的白宫经济顾问拉沃尼亚(Joseph  LaVorgna)指出,疫情影响下美国教育机构能否在9月开学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不光意味着教师及校工将重返岗位,也意味着许多被迫全职在家照看孩子的家长,尤其是母亲们可以有机会重返职场,这将推动就业参与率显著回升。

而无论如何,至少美国就业人口绝对水平今年以来仍在持续回升中,当前失业率已经降至5.4%这一在正常年景也算是差强人意的水平,同时劳动年龄人口总就业率这一可以刨除就业参与率波动影响的就业领域硬数据也在7月回升到了58.4%,为2020年3月以来最高,只比此前的峰值低了2.7个百分点。

然而,眼下就业市场结构性矛盾却依旧突出,并且疫情的反复也带来了额外的不确定性风险。为此,观察人士认为美联储之后面对就业数据仍将一看二慢再行动,只有在三季度结束之际疫情仍无更大波澜而就业增长继续维持稳定步伐,那么在年内最后两次会议上,美联储方可放心地采取缩减宽松力度的行动。而现在,却远还没有到美元多头值得持续狂欢的时候。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