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增税料将受阻,富人却已经开始“跑路”

拜登将于周三(4月27日)对国会宣布一项计划,建议将美国富人在收入,投资和遗产方面的税率料将被提高至四十年多来最高水平,此举将引发国会关于是否以及如何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的激烈辩论。同时美国富人已经开始采取行动避免增税损失。

拜登增税料将受阻,富人却已经开始“跑路”

拜登将在本周提供有关对富人加税的详细信息

拜登本周将提议将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个人的资本利得税税率提高近一倍至39.6%,这将成为1920年代以来对投资所得课征的最高税率。

在财政支出超过1万亿美元的背景下,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美国人将面临更高的边际所得税率。收入在100万美元或以上的人将被征收最高43.4%的资本利得税。上一次该税率达到这个高位水平附近是在卡特执政期。

拜登还可能提议扩大遗产税的适用人群。此前他开展了一系列游说活动,以期结束部分受欢迎的税收减免措施,其中包括一项有关增值资产继承时免税的规定,此外,拜登还计划取消附带权益的税务宽减政策,该政策能帮助私募股权公司减少纳税额。

目前,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人支付的资本利得税率约为23.8%,其中包括3.8%的净投资税,用于帮助为奥巴马医保(Obamacare)计划提供资金。据美国税收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说法,根据新计划,富有的美国人可能会面临包括Obamacare税在内的联邦资本利得税率43.4%;对于某些居住在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人,如果计入州税,他们的总体资本利得税税率可能超过50%。

加税计划料面临两党议员围攻

任何调整都将在国会引发激战,因民主党只占微弱多数,最终税率可能低于白宫的最初版本。但若能达成协议,新税率可能在今年生效。

共和党议员很可能会集体反对加税,白宫说不定还会遇到民主党议员的挑战。在拜登宣布官方消息之前,一些来自纽约,新泽西和其他高税率州的议员已经动员起来要求为本选区提供税务宽免。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席各占50,而众议院民主党的席位优势也不高,预计磋商进程可能长达数月。

民主党人渴望对高收入人士提高税收,他们认为,几十年来富人支付的税款低于其应负担的公平份额,特朗普2017年的减税政策更是给富人带来了好处,而与此同时,公共服务和社会安全网萎靡不振。

共和党人的观点是加税会抑制经济活动。尽管他们愿意就更精简和定向的基础设施方案进行谈判,但其中一部分人士上周建议通过手续费和未用完的抗疫纾困款来为新法案提供资金支持。

如果不能获得共和党支持,拜登必须与民主党议员达成共识。一些民主党温和派,例如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Joe Manchin已经表示,希望限制加税的规模。

拜登还需要吸引主要代表纽约,新泽西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众议员,他们要求扩大特朗普在2017年所限制的减税措施。超过20位民主党人表示,除非解决州和地方税1万美元的抵扣上限问题,否则不会对拜登的计划投赞成票。

而拜登的提案并中不包括取消州和地方税抵扣上限,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付出高昂代价。完全取消抵扣上限的代价是每年887亿美元,而倡导者们希望持续多年废除。

资本利得税上调临近,美国富人想方设法降低冲击

财富管理顾问正为客户出主意,建议他们将退休金帐户最大化;将获利投入可延后课税的机会区基金,甚至出售部分资产,以免受到美国可能调升资本利得税的冲击。美国富人纷纷致电他们的顾问与会计师寻求建议,想方设法避免资本利得税上调的影响。

Wilmington Trust首席财富策略师Alvina Lo表示:“我认为没人愿意支付更多税款,而且我们告诉客户这不是征不征的问题,而是何时征和征多少的问题。”她称她的客户正在确定要出售哪些资产和股票,以锁定当前的税率,并最大限度地提高他们对递延纳税个人退休账户(IRA)的缴款。一些人还将退休账户从IRA转为Roth IRA,后者不像传统的IRA一样对提款征税。如果税收变化追溯到2021年伊始,那么对某些资本利得锁定当前较低税率可能为时已晚。Lo表示:“我们的客户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们只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来明智地计划一下。”

Hanson Bridgett一位驻旧金山的税务律师Christopher Karachale表示,他的许多客户都担心在计入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些税项后可能要支付超过50%的税率。一些人正在加快出售企业或股票的交易。他说:“支付超过50%的税率将会遇到真正的阻力。对这些人来说,这涉及到数千万美元。他们将着眼于税法的另一个领域来提供免除或延后支付资本利得税,”
    
Cresset Capital的投资长Jack Ablin表示,他的一些客户将资金投入前总统特朗普2017年的税法创建的旨在促进对低收入社区投资的机会区基金。如果投资者将资本利得再投资于机会区基金,他们就可以延后支付并可能降低资本利得税。机会区基金通常投资于房地产。他说:“这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投资工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是执行长和企业主,”Ablin说,“他们正在考虑出售自己的业务,涉及数百万美元的资本利得,”
    
Goldman Sachs Ayco Personal Financial Management的税收政策和研究副总裁Andrew King表示,他们的客户也在考虑机会区基金,但警告称现在还无法给出最好的建议

穆迪分析高级经济学家Ryan Sweet说;“很难理解,部分撤销特朗普的减税措施,为基础设施计划买单,如何会给商业投资造成重大阻碍,实际企业税税率与实际企业设备支出变化之间几乎没有关系。大多数美国公司在获得廉价资本方面不存在问题,他们缴纳的实际税率是全球最低之一。”

在上周因为拜登可能大幅提高富人资本利得税而下跌后,美国股市本周一(4月26日)再次迈向历史高点,主要归功于强劲的企业业绩和经济增长迹象。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