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基建新政将靠增税来买单,华尔街是否肯买账正受瞩目

在美国国会此前闯关批准了1.9万亿美元援助新政措施后,投资者的目光已经转向了该国下一步的财政刺激计划。而总统拜登此前推出的新一轮以基础建设为核心的支出措施固然令人期待,但是他同时表示需要增加税收来为此买单填补财政窟窿的做法,却多多少少令投资者心中感到五味杂陈,这也令近期美国金融市场走势出现了一些犹豫和纠结的迹象。
拜登基建新政将靠增税来买单,华尔街是否肯买账正受瞩目
拜登基建新政:大方向已确认,细节则仍可以谈
为此,拜登在当地时间周三的讲话中表示,关于预期中上调企业税税率的行动,当前仍有进一步谈判的空间,并听取各方关于此问题的看法。此前,拜登曾计划废除前任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措施,将企业税税率调回28%,但他表示,最终税率会如何仍可以商量,尽管采取更多措施为基建等超额支出行动买单却也是在所难免。

此前,拜登所提议的超过2万亿美元的基建振兴计划固然令市场投资者皆大欢喜,但是国会共和党人却批评此方案开支过于庞大,并捆绑了太多不必要的非基建领域的项目。但拜登及其阁僚却仍在为此计划的支出规模及涵盖范围进行辩解,称其中一切措施都是为了满足民众的真实所需。而在周三的讲话中,拜登表示,他欢迎各方就新支出法案的各项细节进行讨论,并将邀请有志于此事务的共和党人赴白宫共商国是。但他强调,无论如何,基建计划的出发点都将是着眼于未来的,而不仅仅只是对既有设施的修修补补。

拜登总统指出,基建改革并不只是小打小闹,而将是跨越一整代人的长周期大手笔项目,只有美国上世纪进行的全国高速公路建设以及与苏联展开的航天太空竞赛的规模力度才能与之相比。在此过程中,数以百万计的劳工将投入到基础设施的新建与修补过程中。眼下,美国有数万英里的道路需要修补,数千座桥梁需要维护。同时,还需要建设诸多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等面向未来的新基建设施。

而根据拜登的计划,美国联邦政府将在8年的周期内花费约2万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其所需的资金则将通过跨度长达15年的融资计划予以提供,这之中就主要包括把企业税税率从21%调升回28%。早先,拜登的前任特朗普曾在2017年将此税率从35%大幅调降。对此,拜登表示,建设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自然需要在眼下就增加投资,所以,大家不该因为当前在财政收支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就耽误了未来的百年大计。

美财政部:全球税率同盟有望得到支持
然而,增税的行动无论如何在民间都会引发反弹,在国会层面也会面临阻力,甚至部分作为拜登同僚的国会民主党人对于此措施都持有保留意见。大家所担心的关键点还在于,如果美国单方面上调企业税率,将势必造成跨国企业资金从美国市场外逃流向全球范围内税率更低的经济体,这反过来将反而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增长与就业环境。对此,美国财长耶伦此前已经提议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税收同盟”措施,来消除国与国之间在税率政策上的恶性竞争,而她的副手、财政部副部长阿德耶莫周三也详细解释了此状况。

阿德耶莫表示,美国政府有信心在全球发达经济体中就最低税率限制议题达成共识,如此一来,美国方面维持28%的企业税将不至于损害本国经济竞争力。他指出,事实上美国确实正在与国际伙伴进行合作沟通,来设法规范损人不利己的竞争性减税行动。在开展全面合作之后,美国将有信心争取到G20经济体和全球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支持,来设定共同的税率下限。

此番言论应和了此前财长耶伦在周一G20经济体财长会议时的讲话措辞,她当时表示,企业税率下限措施将阻止跨国公司的不合理海外避税行动。此举也将能够令美国得以通过税收措施来募集其基建项目所需的2万亿美元资金。而阿德耶莫也进一步强调,美国政府确实需要增加投资,来修复道路与桥梁,这才相比竞争性减税措施,更能在这个新时代保持美国经济的真正竞争力。

对于共和党人指责的挥霍过度问题,阿德耶莫也反驳称,去年爆发的疫情已经更新了“基础设施”这个概念的意义,不光再是道路、桥梁和港口,而是包括了在21世纪维持国家竞争力的一切软硬件设施,不光包括宽带通信和电力网络,也更包括人力资源培训项目和社会公正及友好项目。而他也相信,美国政府的基建计划不光能得到支持进步的政界人士的支持,最终也能得到华尔街高管的拥护。

研究报告:基建项目功在当下利在未来
同日,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也发布了研究报告为基建新政背书,称拜登总统的里程碑式的基建促进计划并不会对企业投资活动造成挤占和打压效应。即使特朗普前总统的减税措施确实被取消,短期内企业投资活动也将无碍,但美国联邦政府却有望因此在未来十年得到8916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同时,沃顿商学院周三发布的研究报告也显示,一旦拜登的基建新政措施落实,反而还可以通过拉动经济与投资活动的方式在未来10年间增加2.1万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同期的支出增在2.7万亿美元,因此财政赤字并不至于进一步恶性膨胀。到2031年时,联邦债务规模仅将因此增加1.7%。事实上,在大规模基建投资完成后,其所带来的收益却是持久的,因而,到2050年,美国债务规模将减少6.4%,而GDP总量因增税所受的总冲击规模只有0.8%,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研究报告指出,基建的投资在长久来看,将有助于提振美国全社会的生产率。其在短期内带来的阵痛相比之后长期而持续的收益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因而投资者面对可能增税的前景也无需过度恐慌。

市场焦虑情绪却仍难免升温
然而,投资者现在仍担心拜登政府2.25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中企业可能面临的税单。尽管耶伦和拜登此前都已亲自出面试图安抚市场,华尔街却仍怀疑加税就已经迫在眉睫。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于3月底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53%的投资者表示,未来四年的政策背景有些消极或非常消极,而去年12月仅有21%。

无论如何,税收仍是美国股市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在让他们夜不能寐的事情中,税收政策排在第二位,落后于货币政策,但领先于通货膨胀。

早先,拜登政府的财政措施推助美国股市创出历史新高,其在1.9万亿美元的疫情纾困法案后,又提出了提振美国基础设施的提案。但是,随着他打算如何为这笔支出提供资金的更多细节浮出水面,股票投资者的乐观情绪正在减退。

虽然增税立法尚未成文,可能将展开长达数月的磋商,但税务专家表示,这些提议对科技和制药公司的打击可能尤为严重,而这是标普500指数中最大的两个板块。高盛集团策略师上个月计算发现,如果拜登的2020计划得到全面实施,那么提高企业税可能会使标普500指数的利润增速下降多达9个百分点。

市场策略师指出,近期已经开始陷入彷徨的美国股市之后可能因为增税传闻而变得更加脆弱,尤其是前期涨幅已过度的科技股云集的纳斯达克指数。投资者担心美国政府的财政计划效果可能不达预期,但是其所增加税收却将是实打实的,这势必令其投资决策行为有所动摇。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