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动荡,各央行效仿日银控制收益率曲线,美联储会跟进吗?


自2016年采取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以来,日本央行一直将国债收益率大致固定在0%附近的一个窄幅区间之内。该政策的优点显而易见。通过把目标转向控制收益率,与实行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相比,日本央行可以购买较少的债券。许多分析师认为大规模购债是不可持续的。

债市动荡,各央行效仿日银控制收益率曲线,美联储会跟进吗?

日本限制收益率,购债负担得到减轻,一些央行开始倾向YCC  

即使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了70个基点,日本央行承诺将10年期日本政府国债的收益率限制在零附近,日本央行今年仍将指标收益率涨幅保持在仅17个基点的水平上。
 
事实上,一些央行开始倾向于YCC,它们正在寻找办法,在政策弹药日益减少的情况下刺激经济增长。澳洲联储在2020年采用了YCC,并通过大规模购债控制三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
    
欧洲央行没有实施明确的YCC,但将其刺激措施与收益率曲线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欧洲央行执委帕内塔(Fabio Panetta))周二表示,近期收益率曲线趋陡是不受欢迎的,必须加以遏制,并指出坚定致力于控制欧元区收益率曲线有好处。

YCC或不适合美联储 

的确,收益率曲线控制可能难以为继,也可能不适合所有人。美联储一直不愿实施收益率限制,尽管研究了多年。

日本央行决策官员承认,收益率曲线控制之所以能在日本奏效,是因为央行在债市的势力庞大,同时人们也不预期通胀升温。每当10年期国债收益率罕见地偏离目标时,日本央行就会扩大购债,例如透过“特别操作”以特定价格无限量收购。

美国巨大又多元的18万亿美元国债市场,这个操作成本恐怕相当可观,要控制收益率曲线的难度可能要比9万亿美元日债市场来得高。

前日本央行官员Nobuyasu Atago表示,“如果利率持续上扬且导致股市不稳,我不排除美联储实施两年期收益率限制的可能,但这是否能奏效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目前而言,主要央行都认为通胀升高没有问题。美联储决策官员认为近期收益率跳升,是对经济成长上扬的憧憬做出“适当的”反应。即便涨幅被认为太高,美联储也还有一个程度不及YCC的临时举措,比如购买期限更长的国债。YCC过于成功也有相应的代价。市场流动性枯竭,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从YCC推出以来,多数时间在零水准附近的20个基点区间内波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