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A原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美油短线自日高回落


周三(2月3日)纽约时段盘中,北京时间23:30,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精炼油库存基本持平,汽油库存大增超预期。EIA数据公布后美国原油价格短线自日高回落0.3美元

EIA原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美油短线自日高回落

EIA原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截至1月29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变动实际公布减少99.4万桶,预期减少50万桶,前值减少991万桶。

此外,美国截至1月29日当周EIA汽油库存实际公布增加446.7万桶,预期增加130万桶,前值增加246.9万桶;美国截至1月29日当周EIA精炼油库存实际公布减少0.9万桶,预期减少35万桶,前值减少81.5万桶。

EIA报告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出口增加12.8万桶/日至348.3万桶/日。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1936.5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减少4.3%。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减少0万桶至1090万桶/日。

EIA报告显示,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上周进口650.7万桶/日,较前一周增加144.3万桶/日。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减少99.4万桶至4.757亿桶,减少0.2%。

EIA报告显示,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4周录得下滑。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上周美国原油库存跌至去年3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EIA原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美油短线自日高回落
美国原油价格5分钟图显示

API原油和成品油库存全线下降

北京时间周三(2月3日)凌晨,美国石油协会(API)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截至1月29日当周API原油库存减少426.1万桶,预期增加36.7万桶;汽油库存减少24万桶;精炼油库存减少162.2万桶;数据公布后,美油短线快速走高。

美国石油协会(API)公布数据显示,上周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减少,汽油和精炼油库存降幅均超出预期。

具体数据显示,API公布,截至1月29日当周,美国上周原油库存减少430万桶至4.776亿桶;库欣原油库存减少188.5万桶。

API公布,上周汽油库存减少24万桶;上周精炼油库存减少162.2万桶。API数据还显示,美国上周原油进口增加6.6万桶/日。

美国两大石油巨头考虑合并

近日,《华尔街日报》报道,埃克森美孚正与美国另一家石油公司雪佛龙谈论合并事宜,如果交易达成,可能会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企业兼并案例之一。

据《华尔街日报》透露,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和雪弗龙首席执行官迈克?沃思(Mike Wirth)在去年疫情造成油价暴跌后就曾讨论过合并的问题。

埃克森美孚的市值为1900亿美元,雪佛龙的市值为1640亿美元,合并后的规模将达到350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和产量第二大的石油公司,仅次于沙特阿美。按疫情前的水平计算,合并后的公司石油日产量可达到约700万桶。

这笔交易的规模将远远超过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发生的大型石油公司合并,其中就包括埃克森(Exxon)和美孚(Mobil)、雪佛龙和德士古(Texaco Inc.)的合并。

这也可能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企业合并。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这一纪录目前由沃达丰集团在2000年斥资1810亿美元收购德国企业Mannesmann AG的交易所保持。

如果这项交易继续进行,那么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Oil Monegority)分拆出去的两个最大的石油公司将重新聚在一起,或将重塑石油行业。

不过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这样的合并可能会遇到监管和反垄断方面的挑战。拜登总统表示,气候变化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他将推动美国能源产业“从石油工业转型”。

传统能源占美国能源生产的90%左右,拜登时代的政策可能会对传统行业造成一定影响。不过,两家公司仍有可能达成合并协议,因为拜登在反垄断问题上还没有表现出很强硬的态度,而且拜登政府还没有提名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负责人。

欧洲同行英国石油公司(BP)和壳牌(Shell)不同的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并没有在可再生能源上进行实质性投资,而是选择加倍投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两家公司都认为,未来几十年,世界将需要大量化石燃料,而目前石油生产投资不足,将会出现供需矛盾。

关注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JTC)会议

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JTC)及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MMC)将在本周二和周三举行会议。

上个月,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承诺沙特将进一步减产100万桶/日,以辅助全球市场抵御了大流行带来的最新冲击。如今油价反弹至令人舒适的水平,正支撑着生产商们的收入。

在美元走弱的提振下,布伦特原油已经突破56美元/桶。沙特阿美乐观地表示,需求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重回疫情前水平。

欧佩克+的供应也可能比预期的少。虽然该组织上月微幅增产,但外媒称增产幅度实际只有计划中的三分之二,因波斯湾国家增加的供应被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的供应减少抵消了。

调查显示,欧佩克1月份增产19万桶/日,13个成员国的总产量增至2567万桶/日。同时,西非地区上个月的原油出口暴跌至至少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只有341万桶/日,去年12月为380万桶/日。西非最大产油国尼日利亚正遭受油管等基础设施困境,1月出口降至四年最低的137万桶/日。该国国内的产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皇家荷兰壳牌和埃尼公司都遭受了不可抗力,但该国的问题可能是短期的。

非洲第二大产油国安哥拉的产出则是呈现长期逐渐下降的趋势。1月出口降至105万桶/日,而去年平均出口量为125万桶/日。

这些使得欧佩克+无需在本周调整政策,分析说,沙特的减产已经给欧佩克+争取到了一些时间。

外媒称,欧佩克+恢复产量将是一个微妙的过程。困境的根源在于沙特与其联盟中最关键的伙伴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尽管沙特要寻求更高的价格来支付政府支出,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一直希望限制产量,全球疫苗推广和接种面临的重重难题以及一些能源消费大国再次采取封锁措施,都证明了沙特的担忧是有先见之明的。

大型石油交易商一致认为,直到今年第三季度的某个时候,航空旅行才会恢复,能源市场才会恢复。但俄罗斯并没有沙特那种财政压力,同时俄罗斯担心,减产支撑油价时间太长的话,会刺激美国页岩油投资增加,从而使页岩油增加全球供应,进而威胁欧佩克+的减产努力。

分析指出,在上个月的会议上,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提议增加产量,并试图劝阻沙特单方面减产。欧佩克+的3月会议将是一场战斗。如果欧佩克+的减产再次刺激美国页岩油的增长,而同时俄罗斯还有大量闲置产能的话,俄罗斯将认为继续减产是一次巨大的失败。

而且,俄罗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可能要求放松产量限制的国家。正处于经济危机之中的伊拉克,迫切需要销售石油来增加收入。伊拉克1月份的原油出口基本没有变化(324万桶/日,12月为327万桶/日),意味着这个产油国没能遵守将产量降低至6年最低水平以弥补此前减产不足的承诺。

阿联酋正在力争石油定价权,欲将其旗舰产品Murban原油打造为基准原油,因而也希望增加产量,去年阿联酋就已经与沙特闹僵。

还有更棘手的伊朗。美国总统拜登正寻求重新启动一项核协议,该协议将取消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允许伊朗恢复将近200万桶的日产量。随着前总统特朗普发起的“极限施压”运动结束,伊朗的出口已经攀升。

疫苗接种、支持政策陆陆续出台全球经济复苏进程好于预期,支撑油价长期前景

当地时间1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内容,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5.5%,比去年10月份的预测上调0.3个百分点,并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4.2%。

IMF表示,2020年下半年各地区的经济增长势头整体强于预期,2020年全球经济或收缩3.5%,较此前预测收窄0.9个百分点。未来,疫苗的接种推广有望进一步提振全球经济,各经济体复苏前景主要取决于医疗干预程度及政策支持有效性等因素。

IMF认为,各经济体复苏程度将存在巨大差异。发达经济体因政策支持力度更大,能更快地获得疫苗,其复苏速度有望加快。

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今年将增长4.3%,其中美国增长5.1%,欧元区整体增长4.2%,日本增长3.1%,英国增长4.5%。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将增长6.3%。

全球贸易有望同步复苏。IMF预计2021年全球贸易额将增长8.1%,2022年增长6.3%,但服务贸易复苏速度将慢于商品贸易。

货币政策方面,IMF预测,全球主要央行将维持当前的利率政策直至2022年年底,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将大体保持在当前水平,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状况将逐渐改善。

随着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大宗商品价格也将上涨,估计2021年国际油价将比2020年的低点上涨20%左右。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预计也将上涨,尤其是金属价格将在2021年大幅上涨。

北京时间23:40,美国原油价格报55.86美元/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