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中的趋势从何而来?


  几乎每个交易者都自称趋势交易者。区别在于有的人说是做日线级别,有的人说自己做的是小周期。

于是就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就在某一天,做日线级别的小伙伴A跟我说,目前是上涨趋势,准备做多,喵哥你看xx价格合适吗?

与此同时,做小时图级别的小伙伴B也发来微信:小时图下跌趋势,喵哥你看继续做空获利空间大不大?

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判断对,甚至按照自己的交易计划去做都能获利。但是同一个品种,既是上涨趋势,又是下跌趋势,这不矛盾吗?

更有趣的是,有一位小伙伴C正在纠结,日图上涨趋势,小时图下跌趋势,到底该做多还是做空呢?

如果一个交易者固守自己钟爱的周期,无论判断工具是什么,趋势只有一个。而一旦产生多周期思维,就会出现趋势对立。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有人提出多周期共振理论。然而,大周期的趋势都必然是由小周期推动,而小周期的趋势又时常受到大周期的制约。即便是在多周期下,到底听谁的,也难以抉择。

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不管什么趋势,一概接受。认可某一品种在一段时间内存在双重趋势。

这不是接受,而是逃避,面对矛盾问题无能为力的逃避。

教大家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你发现一个问题有两个答案,你在当前层次下除了纠结以外,几乎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你需要进行问题升级,在更高的层次上重新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

多数结论冲突是由于前提条件的局限性,你必须跳出前提条件。

在上面的描述中,ABC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们都能想到:他们都使用了技术分析定义趋势。

我们先不讨论周期,大家重点关注定义这个词。

应该没人反对通过技术分析得出的趋势结论是“定义”的结果。换句话说,由于“定义”,对趋势的判断结果会随标准而变化。

这个标准可能是不同的技术指标,也可能是同一指标的不同参数,还可能是同一指标同一参数用于不同的时间周期。

总之,无论使用什么技术指标,无论使用什么参数,无论使用在什么时间周期,得出的任何关于“趋势”的结论,都是“定义”的结果。

不同周期趋势冲突的问题,实际上是定义标准不同导致的。所谓周期,其实是连续价格运动的不同分割方式。

我们更进一步,为什么得出不同的趋势结论之后会纠结?

因为你想要的是一个不随标准变化的“真理”。在交易范畴中,它有一个对应的名词,叫做“确定性”。所谓的多周期共振,不过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的世俗真理。

我们先不讨论真理或确定性是否存在。假设我们可以得到关于趋势的“真理”,你觉得好不好,想不想要?

这个问题不用回答。

我想说的只是:不管你觉得好不好,也不管你想不想要,一个不随标准变化而变化的“真理”能够通过定义得出吗?

通过“定义”我们可以推测“真理”,但是不能确定“真理”。

技术分析可以定义出趋势,但技术分析不能决定趋势。

抽象吗?举个例子。

老板每次要发怒时,就会先拍桌子。每当他拍桌子时,你就会小心翼翼的不去惹怒他。

你通过拍桌子这种行为推测或定义老板即将发怒。但是,是否发怒由老板决定,不是你,不是桌子,也不是拍。

不管交易者能否得到趋势的“真理”,趋势都不是由技术分析的定义决定的。

你可以通过技术分析假设一个趋势去押注,但不要奢求你的押注总是对的。因为你做的一切都是推测趋势,而非把握到了趋势的决定性因素。

为了追求趋势的确定性,孜孜不倦的测试各种指标调试各种参数。但怎么回测都不理想。

有小伙伴问过我一个超级经典的问题:猜对趋势的概率是50%,可为什么趋势策略的成功率只有30%?

因为,猜对趋势方向的前提是有趋势。你在没趋势的时候一直猜猜猜,当然会拉低成功率。

这一大段,我就是想要强调技术分析只能定义趋势,不能决定趋势。

绝大多数交易者都知道自己是在定义趋势,跟我交流时,通常会说:喵哥,我是用xxx指标定义趋势的。但是,有个问题,为什么我入场之后,不能快速获利?

还有小伙伴跟我说:喵哥,我发现一个指标,非常准。我就建议他,注意风险,控制仓位。过段时间他又会跟我说:为什么最近不准了呢?亏了好多。

当一个人觉得指标超级准时,就会下重注,甚至all in。你们都看过赌神赌圣的港片吧,那里面的反派都是在通过作弊自认为可以“决定”胜负时才会all in。

你要知道,不管使用什么指标,都不过是猜,不值得重注或all in,除非你掌握了决定性的因素。

什么是趋势的决定性因素?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少被触及的问题:趋势从何而来?

趋势从何而来,就跟外卖从何而来一样,我们很少思考这个问题。我管它从何而来,我反正下单付钱了,我就一边打游戏,一边等着敲门就行了。

同样,我们已经习惯了不去追问趋势从何而来,反正只要有趋势,最终会反映到价格走势上,我只要看到了趋势,跟进就行了。何必管它从何而来。

这样想,完全没问题。

但你是这样做的吗?

实际上,由于害怕趋势来了之后自己踏空,趋势交易者们并不会等待价格图表上形成显而易见的趋势才上车,而是通过一系列的定义,想要尽早的发现趋势确立的迹象。

这就是趋势交易者矛盾与痛苦的根源,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急得不行。着急就会上错车。

请回答:当你说你是趋势交易者时,你究竟是趋势追踪者,还是趋势发现者?

我曾经在星球里简单的描述过两者的区别。

趋势追踪者要看到价格出现了显著的趋势性变动才会出手。比如均线多排或者空排。趋势追踪是追踪已经存在的趋势。比如我做趋势回撤,喜欢在价格回撤到均线带内部时挂单入场,我押注的是趋势将延续,回撤不会演化成趋势的转折。

趋势追踪的基本假设是趋势将延续。趋势发现者则是对未来可能出现的趋势进行押注。他们先知先觉的认识到趋势即将形成并将不断强化,通过手里的资金对其下注。当押注趋势形成或变化的多空力量对比形成反转,新的趋势终于被发现。

我们大多数时间里,都在担心趋势将形成,都在担心趋势将终结,都在担心趋势将反转。我们这些担心的表现,都不该是一个自称趋势交易者所应有的。

如果是一个趋势追踪交易者,不应该担心,而是应该等待趋势确立,押注,并假设趋势延续。

如果是一个趋势发现交易者,不应该担心,而是应该寻找趋势迹象,押注,并期待趋势形成。

均线金叉死叉是均线多排空排的前提。均线扩张的前提是均线交叉,但均线交叉不一定推动均线扩张。均线能否从交叉演化到扩张,取决于是否形成趋势,以及趋势推进的力度。

趋势追踪交易者在均线交叉时提前押注,自以为占了便宜,其实是两头吃亏。相比于趋势发现者押注没有确信趋势将形成的优势。相比于趋势追踪者押注又缺少价格惯性运动的优势。

趋势是资金推动的结果。

无论什么原因或目的,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推动,趋势就会形成并不断推进。可以说,趋势是资金推动引发的。

比如放水,宽松的货币流动性不想过多承担风险,又想迅速获得回报,就会大量买入各类存量相对稳定的商品或资产。

从宏观上来说,资金的多少无外乎受到三个方面的影响:利率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

就比如昨天夜里特朗普突然宣布暂停第二轮财政刺激法案的谈判,美股和黄金一起快速下跌。

将近2万亿美元的资金规模一时半会来不了了,资产价格就会供血不足。但是你仔细一想,这个输血管暂时关一会可以,拔掉是万万不能,资产价格也就没有多少下行空间。

趋势表面上看是资金推动的结果,但本质上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

十多年前,我做白银的T+D,本来打算做空20手,手滑点了200手,由于当时市场非常不活跃,说白了就是钱少,一下子把价格打到跌停板。短时间内我靠超越市场平均成交的资金量推动价格快速波动。但是白银价格并没有守住跌停板,因为有更多的资金觉得这个价格非常便宜,价格偏离正常价值导致了供求关系发生变化。

一方面供求关系会决定价值的变化,另一方面,价值的变化也会改变供求关系。

当某商品由于天气因素而减产时,如果需求不变,其价值就会增加。

一家公司盈利能力大幅提升,总股本不变,每股价值就会增加。

一国货币利率上升,货币的供应量收紧,货币价值增加,汇率上涨。

价值与供求关系相互影响。

沙特和俄罗斯打石油价格战,短时间内石油的供给超出需求,导致供大于求,石油价格下跌。

万万没想到的是,疫情的爆发并蔓延到欧美国家,经济活动暂停,短时间内石油需求大降,而供给还在增加,供求极端失衡,石油的价值大幅下降。

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

价格不是实时的反映价值。价格也并不总是真实的反映价值。

价格=价值+市场情绪

价格是市场参与者对价值的情绪化反馈。

当市场乐观时,情绪是个0到无穷大的正值。当市场悲观时,情绪是个0到无穷小的负值。

情绪这个东西难以控制,所以价格的变化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但价值受供需关系和其内在变化影响,具有极高的稳定性。

这就形成了“趋势”的第三个分层。

在第一个分层中,我们区分了用技术分析定义的趋势,和做为不随标准变化的真理之趋势。

在第二个分层中,我们从交易者的角度区分了趋势追踪交易者和趋势发现交易者。

在第三个分层中,我们要区分价格的趋势和价值的趋势。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黄金美联储停止缩表时开始上涨,并受到了常规降息,资产负债表扩张,大幅降息至0,无限量化宽松的轮番推动。宽松政策令美元供应量大幅增加,而黄金的供给保持稳定,供需失衡提升了黄金价值,美元降息进一步提升了黄金的价值,美元实际利率降至负值水平又增加了黄金的价值。黄金的价值非常稳定的保持着趋势性上升。但黄金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剧烈。今年3月份黄金的剧烈波动,就是情绪失控推动价格围绕价值剧烈波动的一场生动表演。

想要掌握供求关系对标的价值的影响,以及标的自身价值的变化,就需要大量的接触基本面信息。

趋势追踪交易者如果不满足于趋势形成之后的“鱼身”那一段,而是想要从“头”吃起,就不能抱着“反正只要有趋势,最终会反映到价格走势上”这种心态。更敏感的趋势信号,仍旧是源于定义的猜测,不会提升信号价值,反而会降低成功率。

分析基本面中影响供求关系的重要信息,不一定能帮助你抓住趋势,但可以肯定的是,你会更加接近推动趋势的决定性因素。而技术分析的定义做不到这一点。

我昨天在知乎的一个回答里提到供求关系。有评论说,普通散户根本没有能知道供需关系变化的能力和条件。

期货我没有深入研究,但是傅海棠,他一个没怎么上学的农民,我看他演讲,说话表达都费劲,但他对商品的供求关系的理解秒杀绝大多数人。曾经有个人跟我说,傅海棠说的什么天道理论就是扯淡。我说你做交易,关心他讲怎么分析供求关系就好了,你关心他讲哲学,才更扯淡。

外汇的小伙伴们,你有没有读过美联储货币政策报告,昨晚美联储发布的会议纪要你看了没?美联储一年才开8次会,一年声明加纪要一共16份,你看完不可能搞不懂美元的逻辑主线。

做股票的小伙伴们,你有没有完整的读过一家上市公司的半年报、年报。你宁可3分钟选一只股票买了套一年,也不愿意花1小时了解一下这家公司是干嘛的。前段时间一位小伙伴上百万的资金买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分级B基金,我真替他心疼。

如果什么都没有做过,有什么资格代表普通散户表示能力不够。你尝试做了,你会发现,阻碍你的不是能力不够,而是缺少判断的知识框架。

怎么办呢?读最基础的工具书。

我之前跟大家说过,最快捷的建立知识框架的方法就是学习从业教材。你做股票就看证券从业,你做期货就看期货从业。政策法规不用看。看不进去就到B站找视频,花一个月刷书刷课,要比你看3年盘对市场的认识更深入。

还有小伙伴评论说市场存在人为控制和价格扭曲,问我股市和期货真的没有人为控制吗?

当市场处于绝对公平时,那就是以钱的数量做自由搏击。你必败。

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你看过吗?那就是官方明着告诉你准备人为控制的方向,让你参与,你却不敢。

为什么要看货币政策报告,就是要看央行和联储想要控制什么。

你以为那是控制,那是扭曲,其实那是趋势。

还记得去年写的关于人民币破7的文章嘛,人民币汇率跌破7时,央行官员说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我说央行说话你要信。《 破7破7,危中有机

交易中的趋势从何而来?

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不去着手建立知识框架,看了等于白看。

当然,你也可以更加坚定的使用技术分析做为趋势的定义工具,而不再耍小聪明一见趋势信号就入场。

如果切实认识到趋势信号不值得押注,趋势追踪是押注趋势将延续,而趋势延续的前提是市场中已经存在显著的趋势,而大多数趋势信号发生在市场不存在趋势的时段中,同样也是有收获的。

如果通过研判供求关系了解到了趋势可能将发生变化,那么趋势信号将成为预警工具。

此时,你更可能是在市场存在潜在趋势,或者正在酝酿形成趋势时使用趋势信号。趋势信号的成功率会大幅提升。


 

分享到